打開泰伯APP,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
立即體驗

任正非重返達沃斯:今年華為應對打擊更胸有成竹

虎嗅APP?2020-01-22 15:30:05

摘要: 在論壇上,任正非主要談到兩個問題:其一,是人工智能發展將給人類日常生活帶來怎樣的影響;其二,是談及美國或許將升級對華為的限制與打擊。

  2020年冬季達沃斯論壇于1月21日~1月24日召開,本屆達沃斯論壇主題為“凝聚全球力量,實現可持續發展”,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出席了主題為“科技競賽塑造未來”的分論壇。

  在論壇上,任正非主要談到兩個問題:其一,是人工智能發展將給人類日常生活帶來怎樣的影響;其二,是談及美國或許將升級對華為的限制與打擊。

  任正非表示,我們今天對人工智能沒有必要這么恐慌,我們研究的主要是有邊界的弱人工智能。在創造財富過程中有很多的十年,財富創造出來總是比沒有好。解決社會貧富懸殊加大的問題,是社會問題,不是技術問題。而應對美國的升級打擊,他顯得更胸有成竹——“美國實體清單打擊我們,去年打擊我們就沒起到多大作用,今年他又會升級繼續來打擊我們,我認為我們受影響也不會非常大。”

  以下為任正非發言整理。

  談人工智能與人機競爭

  我讀過Harari的《未來簡史》和《今日簡史》的書,他對人類社會規律的認識,對科技和世界結構,和人們意識形態的影響,有些觀點我還是認同的。但是首先要看到,科技是向善的,科技的發展不是為了做惡,而是向善,人類歷史經歷了漫長的歷史,在過去幾千年的時候,技術進步和生理進步基本是同步的,人們內心沒有恐慌。

  火車輪船出現的時候,包括紡織機械出現的時候,人們也出現小的恐慌,但是為后來的工業社會的發展這些恐慌就消除了。在這個社會不斷的發展過程中,社會進入信息社會。

  這個時代是什么時代?

  是電子技術高度的突破了,今天把芯片的能力已經精進到2微米、3微米不是問號了。由于計算機能力的極大的提升,已經讓信息技術塞滿了這個世界,生物技術的突破,各種技術的突破,跨學科跨領域的突破,學科交叉創新的突破,跟人類社會積累了能量,這個能量就是技術大爆炸,這個爆炸是給人們帶來一種恐慌,爆炸是好還是壞?

  我認為是好的,我認為人類在新技術面前總會利用它來造福這個社會,而不是破壞這個社會,因為整個社會絕大多數人向往未來是幸福的生活,不向往磨難。

  我剛出生的時候就是原子彈在廣島爆炸的時候,所以到了7歲~8歲的時候,人們最大的恐慌就是原子彈,全球都是恐怖原子彈,隨著人類社會拉長的盡頭來看,原子能發電,原子能造福了社會,包括放射性在醫學上在各方面的應用都造福了人類。

  我們今天對人工智能沒有必要這么恐慌,原子彈爆炸可能會傷害人類,人工智能的發展不會有這么大對人類的傷害。我們研究的主要是弱人工智能,是有邊界的,是有一定的條件,是有一定數據支撐的,比如汽車駕駛、礦山開采,等等一系列的這些東西還是有邊界的,這些邊界在人工智能的提高以后,是大大的創造了財富。

  在創造財富過程中有很多個十年,財富創造出來總是比沒有好,今天我們這個社會不管是不是窮人,絕對財富比過去幾十年以前都多了。但是貧富懸殊拉大,并不等于是窮人走向絕對貧困,解決社會貧富懸殊加大的問題,是社會問題,不是技術問題。

  Harari先生所想象的未來的科學技術會不會實現,我們現在還不能肯定,但也不否定。

  但是我們現在,作為我們現在的社會來說,我們是要更深刻的理解一個企業,比如說礦山,一個礦山的開采可不可以完全有人工智能,沒有人?可以的。如果這個礦山在冰凍地區在高海拔地區,這個價值一定是存在的,比如說一些龍頭的礦山,像巴西的礦山用這種開采方式可不可以?可以的。

  那我們必須要對這個進行深入的了解,才可能做得成。我們深入了解也沒用,主要還是搞礦山的專家和電子專家結合起來才可能了解,只有好的醫生和我們合作起來,我們才能做遠程醫療。因此,對人了解的深入程度是一步一步的了解。這個人將來像Harari說的電子侵入人類,人就變成神了,但是也不用擔心,因為到80歲人就死了,靈魂是不能繼承的,不可能成為神。

  技術的交流越來越方便,人們對事物的認識越來越充分,人類在變得聰明,人類這個聰明的速度在加速,就像我們現在,有時候看小時候的課本,已經不怎么看得懂了,我們怎么知道小學生能學這些東西,我記得我們大學學得很多東西在中學里面就已經學完了,所以我們覺得人類實際上在信息實際是進步了,進步了還是要人來掌握這個東西,不同的人掌握不一樣。

  人的主觀能動性應該也是存在的,不是變多余了。

  不擔心美國進一步打擊華為

  美國還沒有真正想明白人工智能,我認為中國其實還沒有開始想,如果這兩個國家開始想,應該在基礎教育和基礎研究上加大投入,其實中國現在的教育還是沿著工業社會的教育方式,主要以培養工程師為中心的教育體系。

  人工智能在中國不可能發展很快,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數學家,需要大量的超級的計算機,超級能力的連接,超級的程序,這些地方來說,中國還是在科技上在起步的國家,所以我認為美國自己的憂慮就過多了。

  美國長期習慣他就是世界老大,每件事情都應該他做的最好,某一件事情別人做好了可能心里就不一定很舒服。

  他這種不舒服不代表世界潮流,我認為人類最終都要很好的運用人工智能,怎么造福人類,就是要制定一些規范,什么東西允許你研究,什么東西不允許研究,來控制它的走向。

  我個人認為在二三十年之內,或者更長的一段時間之內,Harari先生想的就是電子技術侵入人類思維和人融成一種新的形態,我認為在二三十年內還不會出現,最終出現是改善生產的效率,創造更多的財富,只要有更多的財富,政府就有分配的東西,就能平衡社會矛盾。

  這次在《經濟學人》發表文章的時候,也引用了電子、芯片和基因結合起來,會形成什么樣的東西,他們雜志給我刪掉了,因為這也是挑起話題,我馬上同意了,我知道我自己出了一個難題。

  本來華為公司是一個很親美的公司,華為公司今天能那么成功,絕大多數管理都是向美國學習的。

  因為我們從創立到現在,我們雇傭了幾十個美國的顧問公司教我們怎么管理。教我們怎么管理的過程中,實際上我們整個體系很像美國,美國應該感到驕傲,它的東西輸出了以后,給我們帶來了發展,所以因此從這一點出發來說,我認為美國不用過于擔心華為在世界上的地位和成長。

  美國實體清單打擊我們,去年打擊我們就是沒起到多大作用,因為我們認為我們基本上能抵抗得過來,我們已經過去就做了一些準備。今年他又會升級繼續來打擊我們,但是我認為我們受影響也不會非常大。

  因為我們本來在十幾年前我們是一個很窮的公司,二十年前,我自己并沒有房子住,我是租了30多平方米的房子來住,錢到哪兒去了,全投資到公司的研究開發上去了。

  我們那時候如果美國有了安全感,我是不需要做備份的,因為我們沒有安全感,我們就做了備份,花了幾千億做了備胎,第一輪打擊我們應對了。第二輪技術打擊我們,我們有去年打擊我們的經驗和隊伍的鍛煉,應對今年的打擊我們更胸有成竹,不會出現這個問題。

  但是世界會不會因此而分裂成兩個世界?我認為不會的,因為科學是真理,真理只有一個,任何一個科學家發現這個真理,就廣播讓全世界都知道了,在科學技術這個底層全世界是同級的,但是技術發明本身就是可以多元化的。

  技術發明是個多元化的。你看汽車,就是有多種汽車型號在競爭,這種競爭是有利于社會進步的,不強求社會必須唯一推進一種技術標準,但是世界不會分裂,我認為科學技術這個底層是統一的,是不會分裂的。

打開APP,查看更多內容
[責任編輯:王臻]
聲明:泰伯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

每一篇深度報道,解讀數字經濟、推動商業向善、定義轉型中國。關注泰伯網微信公眾號,了解最全面的行業資訊。我已加入“維權騎士”(rightknights.com)的版權保護計劃。

打開APP,查看精彩評論
  •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
  • 泰伯智庫

加入GIO俱樂部,連接GIO、連接產業、連接資本、連接海外。

聯系電話:13522258461

猜你喜歡

熱文推薦

精彩活動

更多>>
花粉之国怎么玩
500万完整比分网 疯狂飞艇是私彩吗 四川快乐十二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 辽宁快乐12选5走 3d试机号金码杀码 双色球摇奖机下载安装 泉州麻将规则 五分pk10一期五码计划 安庆点炮麻将规则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瑞银网 广东快乐10分开奖 内蒙古11选5一定 宁夏11选5彩票软件 陕西快乐十分